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1分11选5护肤 > 列表

高纬被擒,宇文邕召开新闻发布会;对外宣布,北齐有组织的抵抗结束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6:10:40      来源:

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——北周灭齐(9)

事到如今,不仅军队已经“无战心”;文官们也都开始找退路了;史载,这次讲话之后;北齐“朝士出降,昼夜相属。”;这些高官趁守城不备,纷纷从邺城跑了出来,目的地,晋阳。对他们来说,他们这会儿是有价值的,不愁在新老板处混不到饭吃。

看着缺勤的员工越来越多,高纬着急了;这样下去,自己就成了光杆儿皇帝了。

高纬会集百官开会,讨论眼下该怎么办。

这帮缺心眼儿的货,讨论来讨论去,最后讨论出来的结果居然是:内禅;将皇位让于皇太子高恒(“齐主引尚书令高元海等议,依天统故事,禅位皇太子。”)。

高纬没心没肺,可能这家伙认为,皇位让出去,宇文邕就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了;所以非常高兴的就同意了。

公元577年正月初一,七岁的皇太子高恒,莫名其妙的被皇帝了。

该走的流程走完,打这天起,高纬就成了太上皇。

不过,高恒才小学一年级,肯定管不了事儿;做决定的还是缺货高纬。

江山社稷已经成这德行了,高纬还能做啥?

其实也有大臣跟高纬说,要不咱先撤到河南,然后您下诏各地举兵勤王;翻回头咱再和宇文邕决一死战;即使打不过,真到了山穷水尽那一天,咱就去江东;毕竟从河南走,路程上也离的近点儿。

对于这个建议,高纬不置可否。

真不知道,这货脑子里在想些什么。

高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驻马晋阳的宇文邕可是目标清晰;仗已经打到这个份儿上了,他绝对不会允许高纬在邺城还坐拥半壁江山。

公元577年正月十八,也就是高纬当上太上皇仅半个月,宇文邕麾下的周军先头部队便杀到了邺城城外的紫陌桥。未几,宇文邕亲率周军主力也抵达了邺城城下。

别说,高纬还没吓怂,居然派出了一支部队想跟宇文邕野战争雄;结果可想而知,一方胜利在望,一方士气绝望;两军接战,那就不叫打仗,叫屠杀;周军“大破之。”

高纬这下彻底死心了;留下武卫大将军慕容三藏守城,自己带着一百多名骑兵撒丫子就跑,目的地是济州。

高纬出城没多远,留守的三藏老法师仅做了象征性的抵抗之后,便打开了城门,放周军入城。

宇文邕各种嗨、各种爽!胜利真的来了吗?

看着跪了一地的北齐文武,宇文邕又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头,疼!看来是真的。

兴奋之余,宇文邕还是很清醒,北齐的都城占领了;可是,最大的那头猎物——高纬,可还没落网呢。

这也不叫事儿,叫过来原先伺候高纬的北齐内官一问,就知道高纬的去向了。

高纬现在在哪儿呢?

这货已经不在济州了,已经奔青州去了。

从邺城出来,高纬一路快马加鞭跑到了济州;想想,还是觉得不保险;高纬便留下了高阿那肱驻守济州以北、黄河南岸的军事重镇碻磝津;同时把他老娘胡太皇太后也甩在济州,自己带着高恒、冯小怜,还有几十名卫士,星夜向青州方向狂奔。高纬想到了不久前有人给他提的那个建议,到江东政治避难。

高纬在前面猛跑,其实身后的宇文邕也没闲着;摸清楚高纬的去向后,周军的骑兵立即出发,争分夺秒的向济州冲去。周军的行军速度非常快,高纬前脚刚离开,周军就杀进了济州,没抓住高纬,但逮住了高伟他妈胡氏。

高纬这次南逃的计划,知情者的范围很小;高纬连自己的妈都没告,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。但是,这里边儿有一个人例外;这就是驻守碻磝津的高阿那肱。

高阿那肱是高纬的绝对亲信;高纬安排他给自己挡追兵;当然会说出自己的去向。

可是,高纬不知道的是,此时此刻,这位自诩大齐忠良的奸佞,已然决定要拿高纬的人头到新朝去换点儿赏钱了。

高纬前脚儿离开济州,高阿那肱便先后发出了两封信;一封写给邺城的宇文邕,在信中,高阿那肱表示了归顺的意思;同时,他向宇文邕邀功卖好儿,我能替您抓住高纬;至于价钱嘛,咱好商量。另一封信,高阿那肱让人带给高纬;在信中,高阿那肱说周军已经转入休整;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的不会过黄河,陛下就在青州住下,看看情况再说。

高纬对高阿那肱向来是信任有加;展信一阅,紧张绝望的心情立刻就放松下来;那就看看再说,毕竟到江东,寄人篱下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而宇文邕在接到高阿那肱送来的情报之后,立刻叫来了大将军尉迟勤;给你2千骑兵,马上出发,这次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抓住高纬。

尉迟勤奉命出发,一路上不分昼夜,向青州急驰而来。

高阿那肱的情报还是相当准确的,到了地方,尉迟勤便把高纬一伙儿人全堵住了。

之后的事儿就简单了,绳子一绑,押回邺城,让宇文邕发落便是。

高纬被捕的这一天,是公元577年正月二十五;随他一起被抓的,还有他的美人冯小怜,以及北齐末帝高恒。

而随着高纬被擒,身在邺城的宇文邕召开了新闻发布会,正式对外宣布,北齐有组织的抵抗结束了。

公元577年2月4日,高纬被押回邺城;不知道这货踏进邺城的一瞬间会是什么心情。

宇文邕倒是很客气,亲切热情的接见了高纬;并且承诺,待遇嘛,肯定要降一点儿,但是放心,该满足的一定满足。

高纬缺心少肺的,只要有吃有喝有玩儿,当不当皇帝真的无毬所谓。

宇文邕在此时厚待高纬显然是明智之举,统战需要嘛;此时北周军虽说攻下了邺城,也抓住了高纬,但北齐太大,很多地方还有残余的反抗势力;宇文邕需要通过厚待高纬,尽可能在不动刀兵的情况下让这些反抗势力倒戈投降。

大多数遗老遗少还是挺识时务的,北齐很多地方,宇文邕传檄而定;不过,在信都,宇文邕碰上了硬头钉子——北齐最后的宗室,广宁王高孝珩、任城王高湝;这二位手中有将近5万人马。

高孝珩是高澄的次子;高湝是高欢的第十子;此时尽管“皇帝”高纬已经被俘,但这叔侄二人并不认为大齐的天下就这么被终结了;他们还要再做最后一搏。

但是,这会儿大局已定,北周灭齐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;高湝和高孝珩只能是尽人事、听天命了。

宇文邕不想再大动干戈,便让高纬捉刀给高湝和高孝珩写了封信,大概意思是,新朝不错,甭打了;放下武器好好儿过日子吧。

但那叔侄俩没甩他。

没办法,只能来硬的了。

替宇文邕出面摆平二王的,是齐王宇文宪和柱国大将军杨坚;宇文宪倒是挺佩服高湝和高孝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硬骨头,行前他以周军前敌总司令的身份也给高湝和高孝珩写了封信,劝他们认清形势,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。但依旧没有回音。

好吧,那就打吧。

两军在信都遭遇,大战一触即发。

高湝、高孝珩抱定必死的决心;可是此时北齐的大厦不是将倾,而是已经彻底垮塌了;二王可以死社稷,但他们手下的大臣们未必人人都愿意为大齐陪葬。

当周军展开队形时,高湝手下大将、也就是之前劝过高长恭那位尉相愿,请求为齐军先锋,出阵破敌;高湝答应了。

尉相愿是去决战的吗?不是,他是去投降的。在阵前,尉相愿当场叛变,跪在宇文宪的马前,表示从今往后,愿为新朝披肝沥胆(“宪至信都,湝陈于城南以拒之。湝所署领军尉相愿诈出略陈,遂以众降。”)。

尉相愿是高湝的心腹,他临阵带抢投敌,对高湝这边儿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。史载,高湝军“众皆骇惧。”

这仗还怎么打,高湝只好收兵回营;高湝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尉相愿留在城里的老婆孩子全宰了。

尽管如此,尉相愿投降对高湝军的影响还是难以消除;第二天高湝整军出战,士兵们没精打采;宇文宪不会错过机会,立刻率队杀了出来,一战俘斩齐军三万人,高湝和高孝珩没来得及拨马逃跑,就成了宇文宪的俘虏。

宇文宪挺欣赏高湝的血性,并没有为难他;见面之后,宇文宪问,任城王这是何苦啊!高湝仰天长叹,我家老爷子生了15个儿子,到今天只剩下我还活着;偏偏又赶上社稷崩塌,宗庙倾覆,有死而已(“下官神武皇帝之子,兄弟十五人,幸而独存。逢宗社颠覆,今日得死,无愧坟陵。”)。

说的宇文宪很是感慨。

不一会儿,高孝珩也被送来了;而且还带着伤。宇文宪亲自给高孝珩做了清创缝合;高孝珩挺感动,他苦笑一声声,我们高家,除了我爷爷外,叔伯兄弟,没一个能活过40岁,也算是天意了;国家昏君迭出,奸佞横行;以至于此啊(“自神武皇帝以外,吾诸父兄弟,无一人至四十者,命也。嗣君无独见之明,宰相非柱石之寄,恨不得握兵符,受斧钺,展我心力耳!”)!

唉,现在说啥都晚了。

说起来高家真不是没人,往近了说,有高湝和高孝珩、高延宗;往远了说,高俨、高孝瑜、高孝琬、高长恭;哪一个不是人杰;可惜的是,从高湛开始,连续两代领导者,越来越不着调。

打扫完战场,宇文宪带着高湝和高孝珩回邺城;在即将进入邺城的那一刻,高湝再也控制不住亡国的悲情,在马上号啕痛哭;然后从马上重重的摔在地上;面向城西长跪不起;泪流满面。

城西,是他的父亲高欢长眠的义平陵。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